澳门新葡亰平台8455

一位二线诗人写下千古第一宫怨诗其中一联被称千古佳句!

  “宫怨诗”在我国古典诗歌中也是一大类型。古代皇帝号称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嫔,白居易《长恨歌》说:“后宫佳丽三千人”,这不是夸张。在唐朝,后宫之中宫女、后妃达四万人,这是多么庞大的数字呀!但皇帝却只有一人,雨露之恩只有那么一点,得宠的只是极少数,更多的则是“红颜未老恩先断”。

  青春虚度,红粉成灰。所以就产生了抒发宫中女子幽怨的“宫怨诗”。从汉时班婕妤的《团扇歌》开始,历朝历代很多诗人都写过此类诗,如李白、杜甫、白居易、王昌龄等。到了唐末,杜荀鹤一首《春宫怨》横空出世,瞬间秒杀了那些前辈大咖,被誉为“千古宫怨诗之首”。

  在古代,所谓“郎才女貌”,女子的姣好容颜是她的资本,是她通向幸福的利器。但是,这位妃子却说“被误”,且很久就被这美丽所“误”。如果她不美丽,当年就不会被选入宫中,也就没有了今日寂寞深宫的生活。当年还因为自己的美貌而沾沾自喜,对未来充满了幻想,入宫却是被冷落、被雪藏,所以,她发出了这样的叹息。

  于是,她坐在镜前,欲要理妆,却又懒的打扮了。为什么呢?因为“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能否得到皇帝的恩宠不在容貌,这让我还怎么打扮呢?

  后宫得宠,有人靠傲人的家世,有人靠会取悦皇帝,有人靠“厚黑学”,多种多样。相比这些,容貌反到不重要了。既然从此,那打扮还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这何尝不是古往今来才子佳人的共同遭遇?杜甫在《梦李白》中有“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那些笨蛋们高官厚禄,李白这样的大才子却飘零憔悴,这不就是怀才不遇,不就是“承恩不在貌”吗?

  王昌龄写“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我美丽的容貌还不如乌鸦,它还能沾上昭阳殿的光辉,而自己早已经彻底被皇帝遗忘了。这是只讲事实,不说原因,是怨而不怒;杜荀鹤呢?不仅怨,而且恨,有不平,有激愤。虽然不含蓄蕴藉,但却直指问题,更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碎”是又轻又多,叽叽喳喳,洋溢着生命的喜悦。春日了,天暖了,鸟儿也欢实了,叽喳不已;“重”是一层一层,又繁又密,充满着生命的蓬勃。花开多了,影子才会重重叠叠。这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春光明媚,鸟语花香;这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候:临近中午,日高风暖。整个画面有声有像,光影交错,非常绮丽。

  此时的女子坐在屋里,隔着帘子,她听见了鸟儿叫,却看不见鸟儿飞;她看到了花影儿,却看不到花朵。一层珠帘将她与春光隔开。外面是明的,屋里是暗的;外面是暖的,屋里是冷的;外面是热闹的,屋里是寂寞的。活泼明媚的春光更反衬她冰冷孤寂的内心。尽管是红日当空,将到正午,她还是晨妆懒理,她已经跟不上春天,她已经远离春天。

  这一联被称为千古佳句,有谚语云“杜诗三百首,惟在一联中”,它涵盖了杜荀鹤三百首诗的精华,奠定了杜荀鹤的文学地位。

  尾联:看着外面美好的春光,女子的思绪飘回了故乡,飘回了少女时代。也是这样的春天,她和伙伴们一起,越溪泛舟采莲:“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那时她还没有入宫,还没有与春色隔绝,那是多么快乐的时光啊!追忆往日的欢乐更衬托此时的愁苦。

  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有才或者有貌,都是想要施展的。但是,现实太残酷,才子佳人又都很理想主义,所以常常是四处碰壁,以失意而收场。这不仅仅是宫女的幽怨,也是才子佳人的千古悲哀,更是杜荀鹤这个失意文人的愤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春宫怨》_王昌龄的诗词_诗词名句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