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平台8455

子有钟鼓弗鼓弗考

  一百多年前,中国现代文学奠基人鲁迅先生的早期文章——《中国地质略论》,开启了我国近代地质学的发展历程,文章绪言里引用了《诗经》中的诗句“子有钟鼓,弗鼓弗考”,意思是你家有钟又有鼓,不敲不打等于无,用来比喻中国当时异常落后的地质学。

  我国960万平方公里土地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早于石器时期地质学的萌牙在历经漫长岁月的厚积蕴蓄、在悠悠时光长河里闪现出许多耀眼的光芒,既有《山海经》、《禹贡》等早期岩石矿物学的典籍,也有探讨万物本原阴阳五行之说的《周易》和《尚书•洪范》,更不乏有像《本草纲目》、《徐霞客游记》等源远流长的旷世经典,泛着幽幽古色的钟鼓被一次次敲响。

  然而,直到二十世纪初才奠定起近代地质学基础的中国,比源于工业革命的欧洲地质学整整晚了一个世纪,一个多世纪的闭关自守所产生的影响延至新中国成立之初。出自北宋沈括《梦溪笔谈》中的名词—“石油”,一时间成为中华民族自立的梦想,最终由中国地质力学创史人、第一任地质部部长李四光先生变为现实,悠扬的钟声在古老沉寂的大地上经久回荡。

  上世纪五十年代,新中国百废待兴,仿佛在一夜间一座座钻塔在华夏大地上拔地而起。与此同时地处内陆楚文化发祥地、拥有“芙蓉国”和“鱼米之乡”美誉的湖南,在缓缓流淌的湘江之畔,一群人悄悄离去奔赴茫茫崇山峻岭,人群中有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工人和知识分子,有身上散发淡淡硝烟气息的退伍战士,甚至有部分是举家随行。

  这群人居无定所,长年累月漂泊于大山深处,每到一处就租住当地老乡的房屋,遇到人烟稀少房屋不够时,竟连柴房牛栏都住进了人。几块木板两条板凳的床、垫絮棉被、一担挑箱加锅碗漂盆是一户人家的全部家当。夜幕下,偏远山村低矮农舍里,那曾无数次照亮漂泊之 “家”的油灯被再一次点亮。人们也渐渐地知道这是一群地质人,是一群去敲响大地钟鼓的人。

  云雾缭绕连绵起伏的山峦中,一座座白色钻塔越过青翠山脊直指蓝天,身背绿色帆布包的地质人,手拿罗盘、锤子和放大镜在茂密丛林和荒山野岭中穿行。当一行行脚印伸向一个个人迹罕见的深山沟壑,当汗水撒遍三湘四水,无数人的青春时光在艰辛中慢慢流逝。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大山中不时传出阵阵钟鼓之声,声音渐渐变得绵延洪亮,大地随之而颤动。这钟鼓之声透着震撼的气息,饱含沧桑和喜悦,在潇湘大地经久传送,这悠扬的钟声将幕后无私奉献的地质人推至前台,揭开背负使命的神圣面纱。有两部相隔45年跨越两个世纪影响几代人的电影,一部是拍摄于1965年,杨在葆主演的《年轻的一代》,另一部是由张艺谋导演拍摄于2010年的《山楂树之恋》,影片中那豪迈和浪漫的画面曾激发了一大批青年人对地质工作的美好向望,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毅然决然地投身到艰苦卓绝的地质事业中来,传承敲响大地钟鼓的责任和使命。

  弹指一挥间,六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悄悄从湘江河畔离去的背影渐渐模糊,几代人的青春年华洒在潇湘大地茫茫青山中,不辱使命的地质人用坚强和毅力唤醒沉睡的钟鼓,钟鼓之声震撼大地,绵延不息经久回荡直至今日。这令人震撼的钟鼓之声使湖南斩获了“有色金属之乡”和“非金属之乡”等众多殊荣桂冠,并登上了世界舞台。一代文豪鲁迅先生若在天有灵,此刻应舒展浓眉,抖落手中的烟灰,移步窗前,眼望朗朗盛世,耳听钟声悠扬,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历经五千年的萌芽,中华民族的百年夙愿盛开在浩瀚雄壮的钟鼓声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子有钟鼓弗鼓弗考。